这几年的过往-就这样离开了IT


看看自己博客的更新频率,14年最后一篇开始,16年初才有一篇,18年初又挤出一篇,真是惭愧得无以复加。
凑个热闹责怪一下社交媒体对我专注思维的分散,但是怨谁都只能怨自己为何不能继续专注了吧。

在SNS上,好像绝大多数人都偏向于留下美好的回忆,或与人分享,或对人炫耀,或仅是自己当时愉悦心情的升华。
而在Blog上,我找到了另一种记录方式。即记录下自己不怎么美好/糟糕的回忆。
我认为糟糕回忆的实际作用应该远远大于美好的回忆。
它提醒我陷入当时的境地前做出的错误选择,它也可以在我沮丧时提醒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最坏境遇,重拾站起来的信心。

14年离开了智能手机行业,加入了流媒体视频行业,自诩互联网产品经理。
由于日系金主不甘开发资源掌握在老美手中,遂愤而……找了外包公司重做了整套系统。
本以为作为通晓大半个系统的半吊子产品经理怎么也得给个大活干吧,没想到人家早就另起了一套草台班子,而我只要把知道的倾囊倒出来就可以了。

所以只能走人了。

不落俗套得按照知名公司的字母顺序从A投到了Z,全灭。

朦朦胧胧中,在LinkedIn上看到某深圳的骄傲发出了一行字招聘启事,大意是:

有软硬件开发经验,能够把中国和日本的团队串起来。

本能告诉我这个好悬,而且前期调查也发现公司够乱的。但是挡不住高薪的诱惑和辉煌的名气,还是接受了他们的Offer。

现实马上让我被啪啪打脸,在那里度过的每一天都让我愈发得感觉到这个公司的原始和粗鄙。
在项目运作上,在沟通方式上,在决策流程上,在遵纪守法上,在采购物流上,在对外沟通上,在赏罚考评上。。。

对外,它是中国创新企业的代表,深圳的脸面,中国的苹果。
对内,它以加班时长为考评指标,以互相排挤为生存模式,以先干再想为工作习惯。
它有金光闪闪的动辄发宝马的任性大手笔,它也有不为人知的离职人员快速删贴锁电脑小组。

内斗
老板宣称藐视传统公司的管理模式,坚决贯彻平面化管理。可惜现实告诉我,管理经验不超过班级课代表级别的领导们带出来的团队,在问题讨论上永远不会达成一个结论。最后的最后,往往一个很小的细节也要上达天听 —— 直接询问老板的意见。
争论的焦点却时常脱离纯粹的技术或设计,转而是A帮派的员工和B团队的成员各自拉起大旗,妄图争取老板的垂青。
夹杂其中的项目经理,颤颤巍巍如履薄冰,哪边都不敢得罪,却非常容易同时被两边泼上脏水。

对外
面对供应商时,以随意拖欠合同规定的开发费用或威胁拖欠已经下发的订单货款为价格交涉手段。而夹在两头的所谓“项目经理”成了每天早晨10点整开始供应商的第一催款对象。在对外会议时,我方人员自相矛盾的说辞,不合逻辑的理论却需要项目经理努力表达给来访供应商。当被反问你觉得合理吗时?这边能回答的只有苦笑。

人事
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去配合可笑的在职期太短对下一份求职不利的社会惯例,咬牙坚忍了一年半多。
都说忍耐是美德,所以我终于忍来了。。。无妄之灾。
在连续三个半年考评都是高分好评的前提下,人事约谈主动降薪。如若不从,以不配合公司为名,将对年终奖的考评分数予以适当“调整”。

问其原因,随便给胡掐了一个“个人表现及职位设定未达公司设定薪资的预期”。
公司预期到底是个什么标准?
未达预期你们为什么连续三期给我高分好评?
当前职位与薪资不符,你给我升职不就行了?权且这薪资可是白纸黑字写在雇佣合同上,贵公司的雇佣合同与贵公司的商务合同一样,是说可以推翻就能随便编个借口推翻的吗?

在我的一连串灵魂拷问下,人事哑口无言,直接上司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
骂也骂够了,气也气饱了,肾上腺素平复下来后觉得差不多也该收拾收拾了。

又花了几个月找好下家,拿到年终的第二天,一份辞职信就直接发出。自此和这奇葩公司形同路人。

后记
事情过去已经一年半了,现在才写下这些是通过直接间接的渠道看到这奇葩公司后续如肥皂剧般上演了各种垃圾剧情,从反腐裁员甚至到人命惨案。而作为深圳的骄傲,每年依然吸引着无数应届弟妹踊跃投入。
能不能猜出这公司的名字就看各位造化了,但是对我来说很简单,远离中国公司可能太绝对,但是绝对能够降低爬出泥坑再跳入粪坑的几率。
这样的保险措施还是值得采用的。

后后记
年近40,从16岁那年写下第一行Foxbase脚本被当时的计算机美女老师夸奖有天赋开始,在IT这块田间混了20多年了吧。
小高中生不知天高地厚,妄想“靠代码创造一切,改变世界”,可惜创造了老板的资本积累,改变了自己的发际线。

每天做的无外乎在现有的代码实现基础上改一下变量名,改一下变量属性,扩充一下数组容量。
或者从这个那个数据库用各种复合条件搜索出想要的结果,输出到文件里,显示到屏幕上,传递到各种中间件。

高级点的就是找一本C写成的数据结构,照着算法的思想用Python,用Java,用各种最新时髦的语言再一次复现它。甚至很多先进的库都已经把算法帮你包装好了,准备好满足格式要求数据,直接调进去用就可以了。

运气不好遇到奇葩的需求,类似知名的手机壳变色事件,你还得准备一副强魄的身躯去真人快打,或者强健的内心去吐血硬抗。

那么搞技术就没有希望了吗?

不是,任何技术都应该是你去进入某个应用行业,并深刻了解它的敲门砖。当你对行业有了了解,你可以做开发管理,项目管理,商业管理。这时候,技术和行业的经验就是你最可靠的后台了。

我不后悔入行编程,哪怕现在也会偶尔手痒帮化工同事们写点脚本,改善一下库存统计的便利性,收获一点羡慕和感谢的眼神。
我后悔的是没有早点从局限性的观点走出来,向掌握全局方向的职业道路努力。

做一个技艺娴熟的老工匠也许真的能被后来之辈敬仰,但是在当下中国却还是被同辈的“成功人士们”可怜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